前NASA气象学家洛夫洛克判地球和人类死刑

时间:2017-12-02 11:26:19166网络整理admin

洛夫洛克与女神盖亚塑像的合影 洛夫洛克爱在自己的书中作惊人语图为《盖亚的复仇》 图为其新作《消失的盖亚》   2009年对于90岁高龄的詹姆斯·洛夫洛克(James Lovelock)来说是够忙的这位“盖亚理论”的提出者、曾被人称为“疯狂科学家”的英国天文学家最近出版新作《消失的盖亚:最终警告》,他把矛头指向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言论也越来越悲观《自然》杂志称读这本书“就好像听到了BBC宣布世界末日到来一样”   此外,洛夫洛克在接受《自然》杂志采访时表示,他要今年晚些时候成为一名“太空人”,用自己亲临太空的形式告诫我们如果再不采取行动,人类将面临突然的灾难,届时惟一的自救方式只能是离开地球家园   1 从“美丽女神”到“复仇女神”   一直以来,洛夫洛克都是媒体关注的焦点这次他发表的观点惊人的悲观,充满了末日到来的震撼,连新书的副标题都题为“最后的警告”   最初的“盖亚理论”很容易让读者误以为盖亚是一个积极的地球整体,它能够自我调节,维护平衡,为地球上的有机体提供适宜的生命条件洛夫洛克在后期发表的作品中转换了情绪:现在的盖亚女神苍老、报复心强,似乎随时都会爆发她的愤怒,让人类舔尝自己贪婪的代价新书获得了极高的评价除了权威期刊《自然》称这书带来了“BBC警告世界末日”之外,其他媒体也分别用“震撼”、“强大”等词汇来评价这本书   洛夫洛克永远是媒体的座上客,备受关注虽然曾经是美国宇航局(NASA)的重要研究者,但他在科学界却始终没有什么名分,说好听点,他被称为 “独立科学家”和其他科学家不同,他没有大学教职,不属于任何研究机构,没有学生当然,不管对错,没有人能够否认他的盖亚理论对科学思维的重大影响   洛夫洛克毕业于哈佛大学从上世纪60年代开始,他以气象学家的身份开始研究地球他发现,从大气化学的角度来看,地球极其不稳定但它却依然存在了几十亿年因此,地球自身肯定拥有某种力量来维持稳定,就像一个生命有自我调节的功能一样在洛夫洛克的邻居、小说家威廉·戈尔登的启发下,洛夫洛克把这种能够进行自我调节的有机系统叫做“盖亚”在古希腊神话中,盖亚是大地之神,又叫做“母神”或“大神”,显赫而德高望重她是世界的开始,所有的天神都是她的后代宙斯是她的孙子事实上,西方人一直到现在还常用“盖亚”来代称地球   洛夫洛克假设,地球是一个复杂精致的超级有机体“盖亚”,它的大气圈、岩石圈、低温层、水圈等各个组织都在积极互动,将地球的气候和生物、地理、化学条件维持在最佳状态后来,洛夫洛克和他的支持者们将这一假设上升到理论的高度他们认为这一假设已经在事实上被证明了   2 疏忽错过诺贝尔奖   “盖亚假设”的提出与洛夫洛克在NASA的工作有关上世纪60年代,他在NASA参与火星生命探测任务在此过程中,洛夫洛克对火星大气的成分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火星的大气几乎处于化学静止平衡状态,氧、甲烷和氢都极少,二氧化碳却非常多在洛夫洛克看来,如此静态的大气与地球活力十足、灵活多变的大气成分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也充分地意味着火星上是不可能有生命的不过即使这样,NASA依然发射了一枚枚的探测器去火星上寻找生命   此外,洛夫洛克也是一位发明家上世纪50年代时他就发明了“电子捕捉器”,他在科学界第一个发现大气中充满了泄漏出来的氟利昂可惜的是,洛夫洛克错误判断了这一发现,认为这是无害的有意思的是,在听了洛夫洛克关于氟氯烃的讲座之后,另两位科学家洛兰德和莫林那受到了很大启发,他们开始研究氟利昂,并在1974年发现氟利昂光合作用导致了臭氧层的破坏他们最终在1995年分享了诺贝尔化学奖   当然,洛夫洛克对科学最大的贡献还是“盖亚理论”的提出支持这一理论的人会认为其意义大到完全改变了后来的大气科学的发展走向它也成为西方环境保护运动的一个重要的理论大旗   在很长一段时间内,“盖亚”假设在科学界内部并没有被完全接受,洛夫洛克甚至成为被奚落的对象洛夫洛克认为,地球自身有着反制回馈的机能,能够将有害因素去掉他著名的言论就是:“地球是活着的!”这一假设挑战了古典科学观,不少他的科学同僚批评他的论点不科学,认为他的论断过于主观,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地球也是一个生命因此,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伪科学”、“不科学”、“疯狂科学家”等头衔套在了他的头上   3 继续语出惊人   随着时间的推进,以及气候变化成为全球最热的话题,科学家们也越来越发现全球各个圈层的复杂性和互相作用,“盖亚假说”正在逐步地被接受1997年,洛夫洛克获得了号称环保界“诺贝尔奖”的“蓝行星”奖   然而,洛夫洛克还是没有进入主流科学界他的语出惊人一次次地在科学界引起轩然大波———尤其是在气候变化领域洛夫洛克将“大气变暖”叫做“ 大气加热”,坚信惟一能阻止“大气加热”的方式只有核能他在《盖亚的复仇》一书中大力提倡核能他认为,与核能的作用相比,风能、太阳能等其他新能源只是“小儿科”   这一言论引起了反核能人士的强烈抗议他们认为在铀矿开采、核电站建造的过程中会释放大量的二氧化碳,更别说这会增加恐怖袭击和核意外的发生概率但洛夫洛克则认为,与化石燃料燃烧造成的二氧化碳排放,导致的地球“发烧”并最终带来的灾难相比,任何核能带来的威胁是“小巫见大巫”   在他的书中,还有其他很多惊人言论,比如他认为对于地球上的60多亿人而言,“可持续发展”只是一个幻想,他认为更应该提的是“可持续后退”在洛夫洛克看来,现在大部分研究气候变化的科学家都没有抓住重点他说:“我听着他们谈论地球,就好像是另外一个行星,跟我们一点关系都没有他们有人讨论冰川融化,有人讨论热带雨林危机,但没有人将这些放到一个地球的整体环境中来讨论如果你这么做了,你就会发现小担忧们会组成一个可怕的大危机”   而在新书《消失的盖亚》中,洛夫洛克将矛头指向了IPCC他说《京都议定书》是一个笑话;说欧洲的碳交易是一个骗局,只会增加企业利润却无助于减排;说给一个世纪设置气候变化的模式毫无作用,尽管这个模式推出了气候变暖的渐变过程,但真实的气候系统复杂多变,大地、海洋、大气相互关联,没法用简单的模式概括出来洛夫洛克认为,气候会进入一个全新的热系统中,一旦那天到来,任何行为都是为时已晚“我觉得面对正在发生的情况,人类的反应很迟钝《京都议定书》已经制定11年了,几乎什么都没做”   如果说,关于大气变化模式的疑问还会受到一些科学家的支持的话,那更具争议的是洛夫洛克关于人性的言论洛夫洛克经历过二战,知道面对战争等灾难的时候,人性是如何变恶的他认为灾难在某天会突然降临,导致地球大部分人口的死亡以及大规模的行星移民他坚信,盖亚和人类社会都会面临崩溃   现在,越来越多的人将这名90岁老人称为“绿色英雄”他的书一次次地引起人们的注意洛夫洛克的言论越来越悲观,但一直未受到主流科学界的重视也许真会有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