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男与精神病女同居13年被控强奸 有两子两女 组图

时间:2017-08-01 02:13:40166网络整理admin

2015年9月29日,安徽省涡阳县,刘华姬家院中已经结起一张蜘蛛网2012年刘华姬收留一位精神不正常的女子,并与其生育了四个孩子,并因此涉嫌强奸罪被警方逮捕,目前检察院已经提起公诉,法院尚未宣判村民说,刘华姬是一个老实人,家中虽然贫困,但脆弱的家庭刚刚步入正轨,又陷入了一场灾难本版图片权义澎湃资料 刘华姬被捕后,妻子被送到阜阳一家医院进行治疗,四个孩子也被送往了福利院 刘华姬收养的女人被关的屋子里,墙壁被涂抹了粪便,由于家庭贫困,无力照顾,她居住的环境非常脏乱 “强奸”的名头瞬间打破了刘华姬十多年平静的生活 2015年5月1日,安徽省涡阳县刘竹村村民刘华姬被刑拘,因其“十多年前从上海将一名女子带回家,之后将该女子锁在家中长达数十年”经鉴定,该女子患有精神分裂症,无性防范能力目前,刘华姬因涉嫌强奸罪已被提起公诉 另一层现实却是,刘华姬已与该女子类似夫妻般地过了13年的家庭生活,且育有4个孩子因该女子有暴力倾向,刘华姬时常将她关在家中 日前,刘华姬的辩护人康诗饶律师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刘的行为不至于发生社会危险性,相反却能起到监护精神病女子和四个孩子的作用再考虑到这个家庭的特殊情况,刘华姬显得格外不可或缺 刘华姬被抓后,该女子被送往阜阳精神病院治疗,4个孩子则被送往涡阳县社会福利中心 律师替刘华姬最近一次去看望这四个孩子时,他们问爸爸去哪了?这个问题让律师一时语塞,只能撒了个谎,“陪妈妈外出看病了,很快回来” “比没伴强” 贫穷与孤独,是刘华姬青年时期两个最常伴的朋友 佝偻着背,独自走在村子里,不时地喝着闷酒——那时候,刘华姬时常以这样的形象示人 作为母亲改嫁后生的第三个儿子,他是家中老幺和他类似的是,兄长们的生活境况亦不理想,即便是与这个家中最小的弟弟,关系也极为疏离 刘华姬七八岁时,父母相继去世,姑姑独自照顾他的饮食起居但后来,姑姑也去世了 13年前的一个早晨,35岁的刘华姬在上海的一段奇遇,使他终于告别单身 律师转述了刘华姬的回忆:“当我从她身边经过的时候,她就突然上来抱住我的腿不放手我就问她要干啥,她发出‘啊,啊’的声音,也不会说话,就是抱着我的腿不松手当时我手正拿着馍吃着来,我就问她可吃馍?她就接过去吃了她吃完就跟着我,我走到哪她就撵到哪” “当时我就想,反正我也没有媳妇,她要是自然跟着我,我就将她带回家过日子碰到她当天,我就带着她坐了从上海到涡阳的客车回到了涡阳回来之后,我就把她带到我现在住的地方我这房子是我三哥出车祸之后留给我的房子” 对于家中的“意外来客”,大嫂刘陈氏的态度不同于刘华姬:“当时看了之后不叫他要,有了孩子她也不能照顾,又不能种地华姬还跟我生气,说比没伴强” 刘华姬对律师回忆:“因为那时候我比较穷,没钱娶媳妇,父母死得早,我看到她又撵着我,我就想不如把她带回家当媳妇算了” 13年的“妻子” 刘华姬最终和这个女人生活在了一起,而且,一过就是十几年 村民大多知道刘华姬带回来的这个女人“疯得很”——早年,她光着腚就往田间地头跑,或者枯坐在院子里,一坐就是一整天“有些傻,精神不太正常,还会打人”这是乡人们对她最多的评价 “她一直到现在都是一个样子:从来不说话,一个人动不动就在那发呆,不会说话,我也从来没见她写过字”刘华姬曾这样告诉律师 囿于交流障碍,刘华姬一直不知道女人的姓名、祖籍和年龄 刘华姬下地干活时会把女人捎着,或者让她独自在屋里待着,不会刻意锁门 村民们都说,刘华姬为人老实,对女人也很好,有时候下地干活自己顾不上吃饭,也会记得把菜端给女人吃 据刘华姬所述,把女人带回家一个月之后,他们发生了关系“我们发生关系的时候,她也没有什么过多的反应,也没见过她咋呼或者反抗什么的,这事都是我主动的大多次发生关系的时候都是在卧室里” 在这个问题上,刘华姬特别强调:起初当他提出这方面要求时,对方是抗拒的,直到他“悉心照顾”了一个月之后,对方默许了这个要求 后来,刘华姬自己接生,与女子生下五个孩子,除老三胎死腹中之外,两女两男均发育正常 户籍登记信息显示,刘华姬系“已婚”,在他的四个孩子中,与女人共同生育的长女和次女随他落了户 日复一日,刘华姬照料女人饮食起居,一年多前他们迎来了最小的四儿子,他因此扩了地,租下几位乡邻的40亩地耕种,加上原先自家的6亩地,农活繁重加上近年农作物歉收,刘家的日子仍是清苦 屋子里只有一张双人床、一张木桌、一个坏冰箱和一台陈旧的小型电视机女儿上学期的黄色奖状贴在墙上,成为昏暗逼仄的屋内少有的亮色 村民介绍,刘家本来连一张床都没有,唯一的一张双人床还是县政府资助的 即便生活困苦,但刘华姬也不愿放弃自己的孩子 曾有邻村人想从刘华姬家买孩子去抚养,被他严词拒绝他说,自己的孩子还是要自己照顾 刘华姬的家中非常简陋,仅有一个破旧的电视和冰箱,一些家具是他被捕后,当地政府送给他家的他的两个女儿在当地小学就读成绩优秀学校教师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刘华姬对两个女儿的学习非常关心,经常让老师们多多照顾 情与法的困境 由于警方的突然介入,刘华姬重新意识到,他和该女子的关系,在法律上还有着完全不同于他过去多年的认识 检方指控,2002年,刘华姬将一名精神不正常的女子(身份不详)带回涡阳家中生活在明知其有精神疾病的状况下与其发生关系,并陆续生下四个小孩检方认为,刘华姬的行为已构成强奸罪 刘华姬的辩护人康诗饶律师向澎湃新闻表示,刘与女子共同生活13年,其主观心态不是为了利用和奸淫妇女,而是把对方当做妻子,“悉心照料,不离不弃”另一方面,刘华姬的行为几乎不具有社会危害性,“他被拘留直接导致4个未成年孩子送至福利院,女子被送至精神病院” 起诉书还特别提到,刘华姬曾将该女子关在家中十年之久但刘华姬称,这也是情非得已 据他所述,大概在2003年,他在锅里蒸好馍后喊她到厨房吃,馍比较热,他怕她烫着,就拦着不让她拿“可能是她认为我故意不给她吃,就拿了厨房的菜刀朝我头上砍了两刀,到现在我头上鼻子上还有刀疤” 他还记得,二女儿才两三岁的时候,刘华姬从地里干活回来,刚进大院门的时候,就看见二女儿正从女子跟前走,手里拿着馍,“可能当时她以为是小孩给她吃,她一下就咬到小孩的手不松口,当时我就上去把小孩的手从她嘴里掰出来,到现在老二的手指还有点问题发生这两次事情之后,我就特别注意,生怕她再伤着人了” 刘华姬自此开始严加提防:孩子在家时,他把女子关在卧室内;孩子不在时,他就把院子的大门锁起来,以免女子出门伤到其他人 日前,康诗饶向检方提出取保候审,但最终未获通过他在提请收集、调取报案材料的同时,并申请了重新鉴定无名氏女子的精神病状态、种类及性防卫能力 刘竹村村支书姚有进告诉澎湃新闻,刘华姬被抓后,他种的麦子村里已经帮着收割并出售了,钱存在了村委会但玉米不好处理,因为收割、晾晒的工作量太大,村民们希望刘华姬早点回来,否则会有很大损失 安徽省涡阳县,刘华姬家中的厨房内非常脏乱,他被捕后,家中就再没有人收拾,蒙上厚厚的灰 在警方将刘华姬带走后,姚有进与民政局的工作人员一道把孩子送到了县福利院,一路上孩子们哭个不停 9月24日,刘华姬在法院看到康诗饶律师,第一句话就是,“几个孩子怎么样了?可念书?” 当知道他的四个孩子都在涡阳县城的福利院,有书念,有人照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