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返金钟:九岁女孩十秩老叟同谱民主诉求 组图

时间:2017-06-02 13:04:32166网络整理admin

2015年9月28日,四位年过七旬的黄伯(前三位和后左一),在去年占领期间经常到占领区留守声援(粤语部文宇晴摄) 在金钟的集会现场,不乏行动不便的老人,也有占领期间一直走在最前线的示威者,更有不理会家人反对也要到现场的学生昔日老、中、青三代的占领者,在占领启动1周年的日子,再次聚集起来互相勉励,大谈过去一年的得与失 四位年过70岁的黄伯,在去年占领行动期间认识占领启动1周年的日子,四位老人再次结伴来到金钟的集会现场 四人中年纪最大的一位黄伯,已过90岁高龄,他对记者忆述,在电视机前目睹学生和示威者遭受催泪弹驱赶后,他即使行动不便,也坚持每天到旺角的占领现场留守 黄伯说:为学生、为民主,听到(警察)打学生我就出来了去旺角,天天都去,早上去,晚上才回家坚持了2个月了,后来“生蛇”太痛,所以才没有再到现场支持 另一名主要到金钟声援的黄伯,今年也77岁了从学生罢课争取真普选,要求确立“公民提名”为特首选举提名方法的时候,黄伯也前来参与,甚至走到前方为学生护航 黄伯说,他在香港生活了数十载,若不是看到学生勇敢站出来争取,他也许也会默默去接受这种慢慢被侵蚀的民主自由因而,黄伯希望透过实际行动,来继续支持学生,期望香港有一天实现真正的民主 黄伯说:9月26日、27日已过来了,9月28日那天是第3天了如果有这些学生,我觉得还有希望,我们很团结,无气妥,经过警察打,我们不怕;黑社会袭击,我们也怕都几十岁,死就死,能帮到学生就帮,能帮到社会,我们凭着良心的失去了核心价值,将来下一代怎样过日子我们老人家便出来 中四学生阿天,去年在占领行动启动后第四天,也来到金钟占领区声援他对记者说,当时警方施放了催泪弹,也发生了政见不同人士的争执,他的父母得悉自己去支持占领,也表示担心,也曾阻止过 阿天说,那时候他努力把自己的想法告诉父母,最后也取得父母的支持 阿天说:坦白说我自己有点迷网,不清楚将来如何走一直认为占中不关自己事,但当在电视机前看到警方所做的事情(施放催泪弹),坦白说家人不希望我出来,始终担心我的安全但陈健民(占中三子之一)前几天说过,我们输了现在,但赢了未来透过占中,我有很多朋友和同学,对社会更多关注 2015年9月28日,9岁女童朗诵一篇对占领行动感受的日记,获得不少掌声(粤语部文宇晴摄) 亦有带同子女来支持的家长一名9岁的女儿跟随着父母来到金钟的现场,还朗诵出在占领后写的一篇日记来,获得不少掌声 小女孩说:香港未来需要什么,我不知道香港有50年的自由,2047年我刚41岁,我害怕政治变更那时候爸妈老了,又需担心政治,对他们身体不好我计划在结婚后就带父母、妹妹和丈夫一起移民到德国我是香港人,假如2047琑发生雨伞革命,我一定回来支持其他香港人 市民:好棒! 2015年9月28日,曾健超慨叹被警察殴伤的案件遥遥无期(粤语部文宇晴摄) 至于参与占领期间,投诉遭7名警察殴伤的公民党成员曾健超,慨叹来得突然又结束得突然的占领行动,给予很多香港人一个公民觉醒和凝聚力量的机会不过他同时也对香港的司法感到失望,形容自己的案件被拖了快将1年时间,却完全见任何新进展 曾健超说:其实我是很无奈、难过,亦感到愤怒因为我的案件差不多1年了,即使你看到有人被拘捕,虽然觉得证据确凿,大家心知肚明谁人有参与,有份涉嫌或已被停职也好但无论是警务处还是律政司,都用不同的行政手段玩弄程序,将案件拖延 曾参与过占领或出来支持过的市民,也藉着占领行动启动1周年的日子,分别站台表达意见亦有市民派发单张、制作有雨伞图案的小饰物等,把自己心中希望有真普选的想法,透过不同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