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伟国:中南海寡头政治权威衰落

时间:2019-04-15 07:08:00166网络整理admin

    各界评论中共十七大的时候,注意到一个现象,会议之前有关最高层的人事安排就已经「泄露」给了海外媒体《北京之春》主编胡平认为,「政治局常委的名字、排名顺序乃至职务分工,竟然和先前一些海外中文媒体的『分析估测』一模一样,不差分毫这当然不是海外那些媒体神机妙算,未来先知而是最高当局有意『泄密』」自由亚洲电台评论员梁京则指出:对此「泄密」「胡锦涛也不敢追究这个事实预示着中国有出现权力真空的危险——谁说了都不算,谁也可以不负责任」          的确,中南海从强人独裁转变为寡头政治以后,一个重要的变化就是:「说话」的人多了,权力被稀释了,负责任的人反而少了,同时决策权威、执政能力也衰落了,说的话越来越不管用,以至于坊间出现了「政令不出中南海」的说法十七大之后,「谁也可以不负责任」的状况进一步恶化你别看胡锦涛温家宝把江泽民抬出来(坐在主席台正中间),表面上是恭敬前任的一场表演,客观上就是向外界宣布江泽民是太上皇,虽然此举有可能博取些许同情:胡温不负责任自有其苦衷,但过去五年来的执政状况已经表明,胡温其实也不具备承担这种责任的能力          奸猾无比的江泽民自然也充分利用这个机会上下其手予取予求,不仅维护了自己的利益,而且稳住了陈良宇案件后上海帮的阵脚他堂而皇之坐在十七大前排主席台正中,以「名誉性」安排包装其所坐拥的最大政治资源,却又不承担任何实际的政治责任          在过去十多年里呼风唤雨的实权人物曾庆红,十七大上选择以退为进,把太子党推上了全面接班的台阶,梁京称此为团派与太子党「共和执政」经此变化曾庆红俨然成了太子党的精神领袖,一方面扩大了对权力中枢的实际影响力,一方面却又可以理所当然的不用负责任          这种权力格局已经出后果了,刚刚进入二○○八年,辽宁西丰县公安局警察为了拍县太爷的马屁,公然要到北京《法制日报》社抓记者,这个事情是一个很强烈的预兆,中共的司法系统正在沦为特权集团的私人武装,全面腐败的利益分化正在通过各自为政走向权力疏离和分裂,处在量变与质变的临界点上,人们不难看到:病入膏肓的中共权力机制依稀可见分崩离析的端倪          中共的崩解是有识之士早就预言了的,问题是什么时候、以何种形式发生这恐怕连算命先生也不敢断言,尤其是中共倾一国之力刻意营造「繁荣盛世」,其假象蒙蔽了不少人但是,中央电视台的胡紫微事件或许能见微知着,那种事前谁也无法预料的突发性,暴露出中共一党专制的极大的脆弱性,这才是令中南海最惶恐不安的,也恰恰可能是未来中国社会变迁的一种「缩影」当权贵利益集团彻底封死了一切文明理性的改革进步之门后,巨大的社会能量就可能通过偶然的意外事件引爆君不见,上个世纪另一个超级强权前苏联垮台的时候,